之于

之于林徽因,初始是因为《莲灯》那首诗,不知其为何人。后来去了解了是因为《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》一本很有名的畅销书。
记得第一次与他人谈论林徽因便谈论到了她的感情,徐志摩、梁思成还有金岳霖。徐志摩那个“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,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”的男子终成了她人生中的过客。再者是梁思成,那个与她相伴了一生的男子,在她死后另娶了自己的学生,尽管并不能以此对他颇有微词。最后是金岳霖,为她一生未娶,为她一生比邻,为她守候终身。
其实自己想说的是最后一个人:金岳霖。有人说林徽因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不能专注的去爱一个人,也有人说她的爱情很完美,遇到了这样三个男子。但是一直最感动的始终是金岳霖的守候,他知道自己的等待也许甚至是肯定得不到任何的响应,但他却依旧坚持了。记得那一次跟同学聊天说到了林徽因,我说金岳霖等了林徽因一生,多么美的故事,而她却说林徽因和梁思成才是最好的,金岳霖真的很傻,去等待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。并且试图改变我的观点,但我始终认为前人的事,不是娱乐圈那些明星的绯闻令人肆意舆论,肆意配对。或者是我喜欢她跟谁在一起,又或者是如何如何。
幸福是什么,从来都是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很多事情值不值得,不取决于他人,如果认为可行,又为什么不去做呢?前人的事他们自己心中早有定数,也轮不到后人去置评……
世间太过纷杂,有人的地方便有喧闹,不用太在乎他人的眼光,因为那似乎并不值得。

评论
©珩离 | Powered by LOFTER